地址:武汉市江汉区青年路元辰国际B1-0802

首页> 公司动态> 公司新闻

《南京 南京!》

发布者:kaxilai 发布时间:2017/07/09 浏览次数:2387

《南京 南京!》

《南京 南京!》           

文/一泓湫水   

二十年后,再次路过这个城市,与前次一样,再次遇到一场大雨。幸好,有路边小店临时避雨而不至于成为可以媲美这座城市特产“盐水鸭”的另一特产“落汤鸡”。

二十年,足以让一代人和一座城市改变容颜。如今遍地高耸的高楼大厦和大规模高新技术开发区的缝隙中,依然盘踞着老式样的洋房民宅。

  曾经,这些林立的高楼之间,呼啸过三八大盖的子弹;这些深巷民宅的院墙,崩嵌过迫击炮的弹片;这座城市的上空,弥漫过航空炸弹爆炸后的硝烟...

  然而,当铁骑踏遍国土时,沦陷的城市绝非只有南京。同是省会城市的上海、武汉、长沙分别以:伤亡30余万,毙伤敌4万余,鏖战三个月后失守;伤亡13万余,

毙伤敌约10万人,坚持四个月后失守;伤亡40余万代价,毙伤敌25.7余万,近五年才失守...

  而这座“六朝古都帝王州”在1937年12月1日—12月13日,十三天,毙伤敌1.2万余人,失守后被屠30万军民。

  那时的中国,“三两个字就是一方水土一方人,一场大败和天文数字的人命。”进攻,还是撤退?战死还是被屠?这就是当时所有中国人都在被迫思考的问题...

  金陵毓秀的钟山,亦如一挂警钟,风雨叩击,无不时时警醒着如今的盛盛中华:“忘记历史就是背叛!”、“好战必亡,忘战必危!”叩钟祈福,愿千年的钟声能够祈

禳华夏福祉,佑我中华!流水招魂,也只需招回安落那些在家国危难之时中流砥柱之魂,那些投奸误国、蝇营狗苟之魂,还是任其失魂落魄好了。即便是煽风点火

作作祟,恐也只能如蚍蜉撼树螳臂挡车,不过如此。

  如今,秦淮河波光粼粼,风月依然。夜色中,红灯画舫淌过,青衣水袖伴着夜夜笙歌,依旧讲述着这座石头城的城南旧事。夫子庙香烟渺渺,虽然人头攒动,但除

了家有当年要考秀才和贡生的,估计也没什么人去叩拜这位孔夫子了。

  “正心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,孔夫子的愿景固然对治国和平天下来说是一种奢望,然而斯文落寞如此,也只能为之一叹。乌衣巷里,曾经门庭若市,冠盖

云集,依次走出了王羲之、王献之,及山水诗派鼻祖谢灵运等文化巨匠。

  朝云暮雨,逝者如斯,巷子里豪门士族的觥筹交错,也没法拦住那些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...二十年后,再次路过这座城市,与前次一样,再次遇到

一场大雨,与上次不同的是:这次的雨后,有一挂彩虹...是为记。















客服服务热线
027-8761-9788